首页 >  资讯 >  正文

快手省钱过冬3世界播报

2022-11-23 17:48:25 来源:36氪

11月22日,快手公布了其2022年第三季度的财报。

财报数据显示,2022年第三季度,快手营收为231.3亿元,超过市场预期的225.6亿元,较去年同期的205亿元增长12.9%。2022年前三个季度的营收总和为659亿元,同比增长22.5%。营收的增长依然来自于既有业务,包括直播、线上营销以及电商等。


(相关资料图)

快手财报

营收增长速度则继续放缓,去年同期,快手营收同比增长33.4%,今年则下滑至12.9%。,在互联网整体都走向“降本增效”的大环境下,快手成本的压缩自然会带来收入增长速度的放缓,这点并不出乎意料。

当然,快手的“降本增效”也带来了显著的成效,亏损正持续收窄。据其财报数据显示,2022年第三季度,快手经营亏损26.1亿元,同比收窄64.7%,经调整净亏损6.7亿元,同比大幅收窄85.4%,也远小于市场预估的17.4亿元。同时,继快手在上季度首次将国内和海外经营情况分开披露后,快手的国内业务盈利进一步增长,由9300万元增长至3.75亿元。

亏损减少,增速变慢。国内盈利,海外烧钱。快手的发展,也和互联网大厂的风向一致。在国内砸钱求扩张的时代已经结束,寒冬已至,地主家也在囤余粮。

从一年前CEO换帅程一笑,到大幅削减开支,再到国内业务连续盈利,快手或许终于找准了自己的定位。至于持续下跌的股价,在亏损仍无法真正控制面前,还并不是快手能够关注的方向。

钱赚在哪儿了?

自2021年第一季度以后,快手的收入结构就不再发生本质性变化,基本上由线上营销收入、直播收入和包括电商在内的其他收入一同组成。

在第三季度,快手的线上营销服务收入达116亿元,相比去年同比增长仅6.2%,增速有所下滑。同时,其在快手总收入的占比也由上季度的50.7%收窄至50.1%,但仍是第一大收入来源。

财报中,快手也对增速的放缓做出了解释,称是宏观经济的逆风叠加各种外部因素,使快手和线上广告行业参与者一同面临压力。同时表示,快手的月活跃广告主数量同比增长65%。作为对比,上一季度的数据是90%,而去年的广告商数量增长近4倍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快手这6.2%的缓慢增速,却是建立在用户增长上。据财报数据显示,快手Q3平均日活用户3.63亿,同比去年增长4300万,而每位日活跃用户平均线上营销服务收入却由34元降到了31.9元。这意味着,单个用户能给快手带来的广告营销收入已经进入了瓶颈期,甚至还有所下降。总营销收入的增长,只能依靠日活用户的增加来取得。

曾是快手最重要的收入来源的直播业务,在该季度收入为89亿元,同比增长15.8%。财报认为快手对直播运营的精益求精促成了这一增长。但实际上,快手前年就曾达到了一季度83亿直播收入,去年相比前年有所下滑,若比较上季度收入,快手的直播业务也仅环比增长3.3%。

快手直播|微博快手

某种程度上讲,快手一系列缩减开支的动作抑制了用户扩张的速度,同时也间接力放缓了直播和线上营销收入的增长速度。财报中表示,快手的销售及营销开支由2021年同期的人民币110亿元减少17.1%至2022年第三季度的人民币91亿元。同时,研发开支也由2021年同期的人民币42亿元减少16.2%至2022年第三季度的人民币35亿元。

在成本大幅缩减、同时业务未获得根本性突破的情况下,快手的增长速度大幅放缓,也就自然在情理之中。

尽管快手放弃了“用烧钱换增长”的互联网老故事,但其Q3的日活,相比去年同期仍然增长了4300万,环比增长1600万。这样就意味着,快手在缩减了营销开支的情况下,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对用户进行了规模的扩充。尽管毒眸(ID:DomoreDumou)在询问一位业内人士的意见时,得到的却是“在抖音和视频号的双重挤压下,我不明白快手的新增用户在哪”的答案。

同时,快手的电商总GMV也有所提升。财报数据显示,2022年Q3,快手的电商总GMV达到了2225亿元,同比增长26.6%。而其前三季度的总GMV,则达到了5888亿,假设其第四季度能保持前三季度的水平,则快手2022年的电商总GMV将接近8000亿。

快手电商|微博快手

事实上,电商也是快手目前的几大业务中唯一能有超过20%增长的业务,且不断给快手带来新增收入。程一笑在财报后的电话会中也表示,电商业务是公司未来增长的重要引擎之一,也是整个快手商业生态的中心。

目前,包含电商收入在内的其他收入,已经给快手贡献了超过11.2%的收入,占比较去年同期提升2.1个百分点。而这,进一步表明,以内容为基础的兴趣电商或者信任电商,仍在持续不断地发挥作用并富有想象力。

面对现实

2019年6月,快手创始人宿华与程一笑发了一则公司内部信。信中反思快手一直以来忽视了组织建设的问题,表示要对组织结构进行整顿,同时提出“平庸的公司没有未来”。

时间来到了去年11月,宿华退居幕后,程一笑走到台前,并迅速开启了涉及多个部门的大规模裁员事件。据晚点报道,这一次,程一笑在会上提出了“人穷志短,面向现实”八个大字。

前后两个不同的口号对应着快手两种不同的经营策略。前一次,快手迅速启动了声势浩荡的“K3战役”,一改此前佛系的态度,采用烧钱获客的打法将快手的日活量迅速冲到了3亿。尽管结果是抖音迅速攀升到了6亿。

而后一次,快手在裁员之后顺带削减了员工的福利开支。在此之前,不少快手员工表示快手内部提供的福利很好,公司提供双倍的加班费,但紧接着快手就从员工的嘴里扣出了6亿元。

一系列措施的整顿,终于使得快手在上季度财报按国内国外数据单列后得到了9300万元的利润。但市场并不买账,在上季度公布财报后至今,快手的市值又由3200亿港币跌至2161亿港币,10月底更是跌到了1388亿港币的历史最低点。

去年7月26日,快手的头号保荐机构摩根士丹利将快手的目标价从300港元每股下调至50港元每股,快手则回应将对恶意编造研报干扰市场的行为启动法律程序。巧合的是,直至昨天收市,快手每股价格正好为50.25港元,已经基本符合摩根士丹利的预期。

互联网分析师Eason曾在去年8月份告诉毒眸,目前快手拥有2.93亿用户,按照每个用户价值150-200美金来计算,如今正常也就应该500亿美元的市值。时间来到今年11月,如今快手的用户已经提升至3.63亿,以此估算快手也应该有600亿美元左右的市值,但显然,快手如今的市值仅有300亿美元不到。

快手财报

从高处跌落,和市场过高的预期有关。但从3000亿港币再跌到2000亿港币,与快手的增长速度缓慢带来的悲观情绪不无关系。作为一家上市公司,快手必须展现出自己的增长潜力,才可以长期说服资本市场。然而,降本增效策略的提出,本身就是对增长预期的削减。在快手还远远没有扭亏为盈的情况下(包含海外),一个连市盈率都谈不上的公司,又该怎么用亏损的缩小去说服资本市场呢?

当然,在现金流持续锁紧,互联网行业持续下行的情况下,快手也没有心思在资本市场上去多注意什么。据财经杂志报道,快手的一些投资人曾认为快手可以通过烧钱缩短和抖音的差距,所以前期给了快手很高的估值,但事实证明难以做到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快手的烧钱速度让投资人焦灼。

回归理性之后,快手从数据中得到的结果或许是,用户增长速度必然无法一步登天,此前程一笑在财报后会议给出的中期目标是4亿DAU,事实同样证明单个用户的营销收入也逐渐到达天花板。那么在这种情况下,快手能够做的,也只有回避不合理的扩张,将投资人的钱省下来。

远山与快手大图标|微博快手

2019年的那封内部信上,宿华和程一笑还对自己的目标做了改变。“一直以来,我们想成就一款伟大的产品。现在,我们想成就一家伟大的公司。”

回到2022年,快手看起来只想成为一家能赚钱的公司。

标签: 同比增长 增长速度

要闻